英特爾再換帥,能否帶領芯片巨頭走出困境?

2021-01-14 15:34 來源: 界面香港物流中心  彭新 

  不斷加劇的競爭壓力下,英特爾決心辭退有着財務背景的CEO司睿博(Bob Swan),由公司前高管、現任企業軟件公司VMware CEO帕特·基辛格(Pat Gelsinger)接任,自2月15日起擔任英特爾第八任CEO。

  這也意味着,司博睿將成為英特爾歷史上任職時間最短的CEO。在司博睿任期內,英特爾新業務發展遇阻,傳統業務也遭到打擊。對於處於十字路口的英特爾公司而言,此次換帥意義重大。

  試錯兩年,英特爾迴歸技術派領導

  雖然英特爾強調,司睿博下台與2020年的業績表現無關,但市場普遍認為,激進投資者的施壓迫使英特爾做出此番換帥決定。

  去年12月,對沖基金Third Point首席執行官Daniel Loeb在給英特爾董事長Omar Ishrak的一封信中,敦促英特爾認真考慮進行戰略調整,包括是否捨棄部分收購企業,以及是否仍然堅持芯片設計和製造一體化模式。

  回顧英特爾的歷任CEO,基本上都是技術出身,且多在英特爾內部任職數十年,經歷層層提拔。而司睿博則是財務背景,從其履歷上看,司睿博自2016年10月起擔任英特爾CFO,任職期間,他負責英特爾全球財務、併購、投資者關係等。加入英特爾之前,司睿博曾在應用材料公司董事會任職,還連續9年擔任eBay首席財務官。

  在前任老闆科再奇(Brian Krzanich)因違反了公司禁止員工之間有親密關係的規定而辭職後,代理科再奇主政的司睿博一度沒有計劃長期掌管公司。因此,當2019年1月由司睿博擔任CEO的任命下達後,市場對英特爾的決定頗為擔憂,因為這打破了英特爾的用人傳統。對於面臨重重挑戰的英特爾而言,由財務出身人士而非技術派領導,公司前景並不明朗。

  從實際結果來看,司睿博主政英特爾兩年多來相當不順利,錯過了多個關鍵性時機。

  英特爾在芯片先進工藝上繼續落後,10納米工藝量產時間不斷延遲,直到本週才宣佈基於10納米制程的服務器芯片開始量產,而競爭對手已經將主要製程節點推進到5納米。

  在資本市場,英特爾的市值不僅被對手英偉達超越,市場份額也被AMD逐漸搶走,還遭到了蘋果公司的拋棄——未來不再是蘋果電腦CPU的供應商。

  四面楚歌之下,市場對新CEO如何領導英特爾走出困局抱有期待。換帥消息一出,英特爾股價隨即大漲,對手AMD卻在下跌,表明外界對英特爾新任命的CEO持看好態度。

  現年59歲的基辛格其職業生涯就始於英特爾,曾在此工作長達30年,於2000年被任命為英特爾公司歷史上第一位首席技術官,一度成為CEO人選。他曾主導了80486處理器的架構設計。

  2009年,基辛格從英特爾離任後,先後在EMC和VMware擔任COO(首席運營官)和CEO。

  在擔任VMware CEO的九年時間裏,基辛格帶領VMware憑藉虛擬化技術徹底改變了傳統的數據中心。虛擬化技術,通俗講就是提高軟件在服務器上使用效率的技術。作為虛擬化技術的領導者,VMware的收入在過去九年裏增長了3倍,市值也從約240億美元攀升至560億美元。

  市場一致評價,基辛格將是英特爾目前最合適的人選。英特爾董事長Omar Ishrak在宣佈任命時評價其是一位“久經考驗的技術領導者”,基於在英特爾長達30年的工作經歷,帕特將確保英特爾戰略執行,鞏固產品領導地位,利用未來的重要機會,繼續從CPU向多架構XPU公司轉型。

  英特爾亟待走出困境

  新任命發佈後,基辛格在給英特爾員工的信中寫道:“我18歲加入英特爾時,剛從林肯技術學院畢業。服務英特爾的30年間,我非常榮幸受教於格魯夫、諾伊斯和摩爾門下。在英特爾的經歷塑造了我的整個職業生涯,對這家公司我永遠心懷感激。在這樣一個推動創新的關鍵時期,一切都在加速數字化,我能以首席執行官的身份回到英特爾這個‘大家庭’,這將是我職業生涯中最大的榮耀。”

  基辛格強調,“英特爾的技術奠定了、並將繼續塑造世界上的數字基礎設施,而英特爾擁有非凡的人才隊伍和令人矚目的技術專長,為業界所欽羨。”

  基辛格需要帶領英特爾開啓新的征程,但擺在他面前的將是多個艱難決策。

  此前司睿博曾提到,英特爾正試圖讓公司從專注於主導中央處理業務,轉向“以數據為中心”戰略,在更廣泛的應用領域發揮更大作用。

  當下,英特爾正在通過開發自己的專業芯片來適應形勢的發展。在宣佈新CEO任命的同時,英特爾還宣佈7納米制程技術方面已取得重大進展,並將於1月21日的財報電話會議上更新相關信息。

  英特爾已經對14納米、10納米、7納米工藝的產品都做了新規劃,今年正加速向10納米產品過渡。並且提出了六大技術支柱,即製程和封裝、架構、內存和存儲、互連、安全、軟件。通過這六大技術的排列組合,英特爾想要重構差異化能力,根據場景需求定製產品。

  另一方面,是否接受激進投資者建議,拆分設計部門、並將製造外包,也是橫亙在英特爾面前的艱難抉擇。這將直接導致英特爾不再是美國最大的芯片垂直整合製造商。市場盛傳,英特爾最快在本月21日説明芯片製造將委託台積電等代工廠。

  TrendForce集邦諮詢旗下半導體研究處分析稱,英特爾目前在非CPU類的IC製造約有15%-20%的委外代工,主要在台積電與聯電生產。2021年,英特爾正着手酷睿i3 CPU的產品釋單台積電的5納米,預計下半年開始量產。此外,中長期也規劃將中高端CPU委託代工,預計會在2022年下半年開始,由台積電量產3納米的相關產品。

  對此,TrendForce集邦諮詢認為,英特爾擴大產品線委外代工,除了可維持原有IDM的模式,也能維持高毛利的自研產線與合適的資本支出,同時得到台積電全方位的晶圓代工服務,加上整合小芯片(Chiplets)、晶圓級封裝(CoWoS)、整合扇出型封裝(InFO)、系統整合芯片(SoIC)等先進封裝技術支持。除了能與台積電在既有的產品線進行合作外,英特爾在產品製造方面也有更多元的選擇,有機會與AMD等競爭對手在先進製程節點上站在同一水平。

  不少市場人士認為,基辛格上任不會改變英特爾短期內的策略。在伯恩斯坦的半導體行業分析師Stacy Rasgon看來,基辛格的影響在兩到三年內不會體現出來,但會對英特爾的長期戰略產生影響。

  至於未來基辛格能否帶領英特爾重現榮耀,市場對此拭目以待。